随着暑假的到来,补课又成了学生和家长关怀的事。昨天,一名自称武汉中学的同学向本报新闻热线反映:前两天我们学校搞补课,我们向市长热线投诉中止了,没想到今天家长都跑到学校门口要求补课。(7月7日《武汉晚报》)

  也难怪,本该是孩子们心向往之的暑假,反而成了没完没了的自学时间。固然教育部三令五申下发“不允许集体补课,严控学生作业”的通知,但效果如何,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不可承认,补课的背后不乏当下教育体制,乃至分数指挥棒效应的强势影响。家长“求补课”,不过是对当下教育体制的迎合,生怕孩子因为暑假玩忘了形而影响到成果。这在目前恐怕是一个悖论、一个死结,难以理顺。而从另一个更为实践的角度来讲,真要把暑假交还给学生,如何消除假期安全隐患,无疑是必要的前提。固然家长应该承担监护人的职责,可问题在于除了学校的教员,绝大多数父母都没有寒暑假。这个时分,把孩子送到各种补习班,自然就变成了“一箭双雕”的选择。

  相形之下,在国外,不只仅是教员有寒暑假,其他职业的人群同样能够享受一定时段的寒暑假。不少企业、工厂也同样给员工在孩子放期间休假的权益,父母们在假期带着孩子去博物馆,去旅游观光,体验生活,扩展视野……想不丰厚多彩都难。不只如此,国外的社会组织、社区机构也同样在布置孩子们的假期生活上起着重要的作用。有了社区的组织,家长们不只不用有太多的安全方面顾忌,更不用承担太多的本钱压力,孩子们和同龄人相处玩耍,更是培训班所不能给予的快乐。至于高中阶段的学生,则多选择合适自己兴趣的社会活动,如此一来,“补课”在诸多假期活动中,肯定是难有竞争力的。

  因而从这个角度来看,孩子们的暑假之所以被补课所占据,不只仅是失去了假期的意义这么简单。补课成了学生和家长之间的一场“拉锯战”,也不只仅是家长的教育理念问题,而是有着更为深化的社会背景与成因。多从这些中央找处置办法,应该比一味批判应试教育要来得真实。

news.sohu.com false 汉网-武汉晚报 report 924 随着暑假的到来,补课又成了学生和家长关怀的事。昨天,一名自称武汉中学的同学向本报新闻热线反映:前两天我们学校搞补课,我们向市长热线投诉中止了,没想到今天家长都跑

试听外教课

相关推荐

给孩子报一个特别的寒假补习班

(原标题:给孩子报一个特别的寒假补习班) 寒假越来越近,打算寒假送孩子上补习班?这次何不采取“海外游学”这种方式呢?让孩子在游览和集体生活中生长!凯撒旅游已为孩子

上海少儿英语培训学校,零基础入门

上海少儿英语培训学校,零基础入门第1所伊莱学校于2008年开设在韩国S尔,此后在新加坡、上海、北京陆续开设分校。该盛典为伊莱英语北京地区200多名学生颁发了奖品和荣誉证书,

暑假补习班,上还是不上?

@新华社:武汉一所中学要求升高三的学生暑假补课20天,有学生打市长热线投诉,后校方取消补课。谁知家长们不干,汇集到校门口要求复课。补课还是不补课,听谁的? @应进49:不时说

该不该给孩子报少儿英语培训班

少儿英语培训能力提升最重要,如今,不少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被送进了英语培训班,甚至几个月大的宝宝也加入进来成为了小小学生。孩子的英语学习越来越受到家长们的重视,